排球

历史不管怎么往复都绕不开的十大定律看懂它

2020-02-13 21:54: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历史不管怎么往复都绕不开的十大定律,看懂它们就看懂中国历史

中国历史的发展,如同陀螺的运动,不停地旋转,一圈又一圈,周而复始。在这种周期性的运动中,有某种恒定的东西,始终保持不变。杜牧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后人复哀后人,不正好反映了中国历史在变中保持不变的特点吗?这是一种规律,有人称之为历史定律。近来可以看到,不同的学者,针对不同的历史事实,从不同的角度,阐释不同的历史定律。下面我们就来看看中国历史绕不开的的十大定律。

第一定律,象牙筷定律

殷纣王即位不久,命人为他琢一把象牙筷子。贤臣萁子说,象牙筷子肯定不能配瓦器,要配犀角之碗,白玉之杯。玉杯肯定不能盛野菜粗粮,只能与山珍海味相配。吃了山珍海味就不肯再穿粗葛短衣,住茅草陋屋,而要衣锦绣,乘华车,住高楼。国内满足不了,就要到境外去搜求奇珍异宝。我不禁为他担心。(冯梦龙)

果然,纣王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益收狗马器物,充仞宫室。......以酒为池,悬肉为林,使男女倮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百姓怨而诸侯叛,亡其国,自身赴火而死。

为什麽事态会如萁子所言,一步一步地发展下去?

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普希金的伟大,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他的那个《渔夫与金鱼的故事》。那个丑陋的老太婆,最初只不过想要一个新木盆。第一个愿望被满足之后,第二个愿望接踵而来。一个接一个,胃口越来越大。最后的结果,仍旧只有一只旧木盆。

世人的贪欲,不都是这样?得寸进尺,得陇望蜀。没有止境的。

君王的贪欲,更为可怕,因为他拥有无限的权力,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第二定律,兔死狗烹定律

越王句践,为报仇雪恨,卧薪尝胆,精神非凡。但他的个人品质却非常糟糕。在极端困苦的情况下,帮他筹划大计的两个功臣,成就大业之后,一个被杀,一个逃跑。

杀文种的时候,句践说,你教我灭吴七种方法,我用了其中三种就灭了吴国,你那里还有四种,把它带到先王那里去吧。

有七种方法灭吴,应当很有智慧,却遭了句践的毒手。

此前,范蠡曾规劝文种,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乐。范蠡之智,显然高过文种,终能免於一死。

兔死狗烹这样的事,历史上不断地重演。

能够吟诵《大凤歌》的汉高祖,也是小鸡肚肠。依赖韩信的军事天才,夺得天下。原说是与韩信共天下的,后来非但不共,还要了韩信的命。

倒是张良聪明绝顶,托言辟谷,躲到深山里去。刘邦一死,张良的辟谷秀也就谢了幕,照旧吃饭。

说到杀功臣,狠毒莫过于朱元璋。当年帮他打天下,战将如林。后来朱棣南下,朝廷居然派不出得力将领去带兵。幸好不是北边的蒙古人打过来,否则朱姓的江山,传到第二代也就败了。

赵匡胤说,吾终夕未尝安枕而卧。得了天下,却又睡不着觉,夜夜失眠,竟为何事?

天下汹汹,想要南面为王的野心家何其多。就是咱自家,当年黄袍加身,不也是个野心家?如此说来,野心家就睡在我们的身边。

第三定律,包围定律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论及天下兴亡之道,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奸臣和小人,虽为人所不齿,但他们在中国历史上却占有重要地位。皇朝的灭亡,国家的劫难,往往与他们有关。

《史记》中有《佞辛传》,《汉书》中有《奸佞传》,《新唐书》及其以后的《宋史》、《元史》《辽史》、《明史》等正史中都有《奸臣传》。奸臣在历史中的地位,史家不敢忽略。

指鹿为马的赵高,口蜜腹剑的李林甫,祸国六贼童贯、高俅、蔡京等,陷害忠良的秦桧,两面三刀的严嵩,无法一一列举。若能把他们聚集拢来,可以排列成大军,浩浩荡荡。只不过,这只大军不能用来上阵杀敌,他们所起的作用,就是包围。

鲁迅先生说,凡是猛人,身边便总有几个包围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透。结果,是使该猛人逐渐变成昏庸,有近乎傀儡的趋势。中国之所以永是走老路,原因即在包围,......。

这就是包围定律。

包围者不仅有奸臣小人,还有女人,像妲己、褒姒、以及文*中的白骨精。虽说女色亡国论是不对的,但坏女人在历史中的作用却不容忽视。

将一块磁铁投入沙堆中,磁铁表面便会粘上些许铁屑,磁铁吸引铁屑,是因为存在磁场。

围绕着权力,也有一个看不见的权场。各种意有所图的人都会在权场中向着权力中心作定向移动。于是就有了包围。包围是客观存在的,在我们中国,有权力就一定有包围。

权力越大,包围就越厚。

一个皇帝周围,有三宫六院,无数的宫女(唐朝后宫宫女最多时可达数万人),无数的太监,无数的虎贲勇士,还有皇亲国戚,文臣武将。千军万马,铜墙铁壁,把一个寡人包围在当中。

寡人心里高兴,就要走出去巡视。但即便他真的走到了田间地头,也得不到真实。因为下面的人熟谙蒙骗之术。一切场景都是事先精心安排好的,滴水不漏,皆大欢喜。

第四定律,敌戒定律

唐代柳宗元有一篇题为敌戒的短文,其思维逻辑与常人常理完全相悖,富含哲理,是一篇奇文,转录如下:

皆知敌之仇,而不知为益之尤;皆知敌之害,而不知为利之大。秦有六国,兢兢以强;六国既除,訑訑乃亡。晋败楚鄢,范文为患;厉之不图,举国造怨。孟孙恶臧,孟死臧恤,药石去矣,吾亡无日。智能知之,犹卒以危,矧今之人,曾不是思。敌存而惧,敌去而舞,废备自盈,祗益为愈。敌存灭祸,敌去召过。有能知此,道大名播。惩病克寿,矜壮死暴;纵欲不戒,匪愚伊耄。我作戒诗,思者无咎。

从来人们都把敌人看作是祸害,无力者避之,有力者根除之。唯独柳公认为,有敌人是好事。

对这篇短文推崇备至。

一生,空前绝后,以他的眼光,审视历史,何以对这篇短文情有独钟?

古人治国,由大乱到大治。治国则反其道而行之。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一个接一个的运动,把整个中国搞得如火如荼,水深火热。的斗争哲学是否与《敌戒》中宣示的哲理有某种契合?

千年大树,其里皆空。我们这个老大帝国,历经几千年,早已完全腐朽了。

比较中国的历史与西方的历史有很大的不同。欧洲大陆,自罗马帝国以后,列国争雄,就像我们的春秋战国时期,国与国之间,总有打不完的战争。一个国家,要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必须励精图治。所以,西方文化中的主旋律是竞争。西方的政治、哲学,市场经济,都强调竞争。在他们的电影、游戏中,充斥着激烈的争斗场面。

我国的历史与欧洲完全不同,自秦统一以后的两千年,几乎一直是一国独大的局面,周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口与经济实力可以与这个中央帝国度长絜大,比权量力。

没有强大的敌人,失去了外部的压力,内部自然就腐化。未闻边塞号角,但见歌舞升平。自秦以后,皇朝的历史,一代不如一代,整个社会的精神处于退化之中。

正是这种历史环境长期地作用,使中国人鸩於安乐,不思进取,怯懦畏葸,麻木不仁。

中国人发明了火药,把他造成鞭炮,用于喜庆娱乐之中。西方人却把他造成武器,使人类的战争由冷兵器时代进入热兵器时代。

没有了竞争的压力,也就失去了不断创新进步的动力。

第五定律,朋党定律

唐穆宗时期,以李德裕为首的士族出身官员结成一派,以李宗闵、牛僧孺为首的科举出身官员结成一派,两派在朝廷上互相攻讦、倾轧达四十年,史称牛李朋党之争。

中国历史上这样的党(派)争持续不断。

西汉有外戚、宦官作祟,东汉有清议党锢,魏晋南北朝有士族门阀,唐有刘李党争,宋有元祐党人碑,明有东林党、宣党、崑党,清有帝党、后党,内有黄埔系、cc系、政学系等。

各朝各代,都有朋党、帮派,是一个很有中国特色的历史现象。朋党现象,有其社会根源。

中国传统社会的最大特点是,他是一个宗法社会。

一部《红楼梦》,其隐含的意义,不是什麽反封建。《红楼梦》用一个凄绝动人的爱情故事,向我们展示了古代宗法社会的基本结构及其运行特点。荣宁二府,是一个大的(宗族)家族。像一棵大树,有主干和旁枝。亲不间疏,后不僭先。有规有矩。贾王史薛,四大家族,互相倚持,结为势力。更有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彼此回护。构成一个复杂的体系,盘根错节。只有明晰了其中的脉络,才算真正读懂了《红楼梦》。

中国宗法社会的特点之一就是盘根错节。

一个人立于社会,并非是孤立的。在他的周围有各种各样的关系,亲戚关系、乡党关系、同学关系、师生(徒)关系、战友关系、同事关系、朋友关系、帮会关系、同志(道)关系等等。

这些关系构成了一个人的社会资源。聪明的人,运作得好,前途无量。

无论处庙堂之高,江湖之远,都能见到中国人在忙着拉帮结派。像一个个勤奋的蜘蛛,编织着属于自己的络。

络越大、越结实,捕获就越多。

现在说打贪官,须先搞清楚,贪官后面的保护伞有多大,前后左右铁杆关系有多硬。否则贪官打不到,反倒捅了个马蜂窝。

第六定律,黄宗羲定律

所谓黄宗羲定律是由秦晖先生依据黄宗羲的观点而总结出来的某种历史规律。内容是关于帝国千年以来通过并税式改革解决农民负担问题。历次改革的目的都是好的,改革者的初衷是要通过并税的方式减轻农民负担。一次又一次的改革,农民的负担非但没有减轻,反倒愈益加重。黄宗羲称为积累莫返之害。

依常理来看,是有些奇怪。像王安石这样的改革家,诗文写得极好,富有智慧,怎麽也会犯一些不断被重复的简单的错误?

中国的农民对此有他们自己的解释。在农村普遍流传着一种说法,上面的经是真经,都是下面这些歪嘴和尚把经念歪了。

歪嘴和尚何以要把经念歪?考其原因有二。一是和尚水平太差,不会念经;二是和尚故意要把经念歪。我以为后一种情形居多。

吴思先生在其《血酬定律》一书中提到明朝官员的薪俸太低,其各项必要的支出加在一起高过俸禄的收入。吴先生认为,与其他各个朝代相比,明朝官员的俸禄是最低的。明朝官员俸禄虽低,尚有俸可领,而在王莽时期,官员们从朝廷中领不到钱,俸禄为零。

读史读到这里,觉得十分有趣。不给官员发薪,难道让他们去喝西北风?自古有喝西北风的老百姓,未见有喝西北风的官员。

结果是王莽时期的官员却因零俸禄政策而大发其财。既然朝廷不给发薪,他们只好自行解决,正好有了借口,可以理直气壮,大肆搜刮。

在我们推行各项改革措施时,经常碰到的一种情形是,两头热,中间凉。中间热不起来,自有其道理。

第七定律,五世而斩定律

1856—1860年,太平军两次打破围困天京的清军江南、江北大营,取得大捷。

有人说,虽然打了胜仗,但客观上却帮了清廷的忙。何以这样说?

驻守江南、江北大营的是清廷精锐的八旗兵和绿营兵。绿营兵射箭,箭虚发;驰马,人堕地。八旗兵则更为腐败无能。两营溃败,湘军成为清廷主力,形势急转直下。

当年八旗兵入关,真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这只凶猛的老虎后来为什麽会变成如此熊样?

富贵人家,总是难以持久,是中国历史的规律。孟子曰,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一个有本事的君子,得了个好位子,挣了一大份家业,想把他千秋万代的传下去。但五世而斩,君子的梦想终会被残酷的现实所击碎。

老百姓的说法,更加令人扫兴。他们说,富不过三代。

五世也好,三代也好,贫与富,是在不断地转换。也许这是一种自然的调节,自然的公正。

为什麽富者不能恒富?富贵人家之所以会出败家子,我以为原因有四:

一曰骄。

八旗兵入关,满人成为统Zhi阶级,拥有特权。八旗子弟一不务农,二不做工,对有强烈的优越感。

由骄 而横,一些贵胄子弟仗恃父兄的特权,在社会上横行霸道,欺男霸女。

红楼梦中的薛蟠,打死人命,抢了丫头,扬长而去。古代法律,不仅刑不上大夫,亦且刑不上大夫之子。

二曰奢。

八旗兵入关,大肆掳掠。许多人在战争中聚敛了大量的财富。

西方人拥有了财富,会把他变为资本,不断增值。我们中国的富人比较缺少这种进取心,尤其是一些新贵,有一种暴发户心态,喜欢彼此攀比,讲排场,一掷千金。像石崇与王恺争豪这样的事,是一种流行病,一直流行到今天。

生于锦绣丛中的富家子弟,耳濡目染,他们的攀比和挥霍,更是青出于蓝。

惟其如此,才有了五陵少年和八旗子弟。

三曰淫。

古人告诫我们,富贵不能淫。此处淫字之义,乃是迷惑与放纵。

之所以有这样的告诫,是因为富贵能迷惑人,使人放纵。通常我们说,饱暖思淫欲。或者像现在人们所说的,男人有钱就学坏。有钱会使人们产生更多的欲望。外部世界又充满了各种诱惑。内部的欲望碰到外部的诱惑,两者一拍就合。

已经成熟的男人尚且无法抵御社会上的各种诱惑,小孩子的自制力如何比得上男人?

四曰逸。

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这句话流传很广。

好爸爸是很有用的,他可以帮我们进入好大学,帮我们安排好工作,帮我们步入上流社会,过安逸生活。但好爸爸也有副作用,他使我们失去了艰苦奋斗的精神。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一旦失去了好爸爸,美丽的象牙塔便会轰然倒地。

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有了更多的富人,富人子弟如何承继父业,已成为一个问题。解决富家子弟问题,我们的学者开出药方来是四个字,加强教育。像美国人,注重培养孩子的自立能力和自尊精神。据说他们那边百万富翁的孩子也会利用假期去打工挣钱。

一些富家子弟,骄奢淫逸,根本不是什麽教育问题,他有深刻的社会历史背景。正是那样的社会,那样的传统,生出那样的孽障。富家子弟,骄奢淫逸,根本是一个社会问题。

有晋人撰文说,某晋商家业兴盛达两百年,打破了富不过三代的定律。家业延续两百年,确实了不起。但两百年后又如何?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第八定律,权大欺主定律

这个题目是我从一本题为《蒋党真相》的书中看来的。

书中说,清末权臣袁世凯,为大清帝国送了终,人称权大欺主。蒋介石从这件事中吸取教训,其御下之术是,暗中支持和挑唆各个派别和山头(黄埔系、cc系、政学系)相争,各派彼此争斗、钳制,需从蒋那里寻求支持,于是蒋超越各派之上成为无法撼动的最高领袖,云云。(早年读过的书,印象十分模糊了。)

几千年的中国历史,有一个难解的结始终困扰着历代的政治家,那就是权大欺主。

历史上权大欺主的事屡见不鲜。楚成王儿子商臣,逼迫成王自杀;吴国公子光派专诸刺杀王僚;西汉末有王莽篡汉;晋有八王之乱;三国时期有曹操、司马昭擅权;隋有杨广弑父杀兄;唐有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宋有赵匡胤黄袍加身;明有朱棣靖难之变等等。

在封建皇朝,存在着两种大搏弈。一种博弈发生在皇帝和皇储(太子)之间,另一种博弈发生在皇帝和权臣之间。皇帝和皇储,亲生骨肉,也会为了权力生死相搏。虎毒尚且不食子,帝王家庭内,却会上演父(母)杀子,子弑父,或兄弟相残的惨剧。皇帝和权臣间更有说不尽的恩怨。君臣一日百战,君权和相权较力,外戚或宦官擅权,朝堂和皇宫从来都是权术和阴谋的演练场。皇储和权臣是中国历史上最危险的人物。说他们危险是因为他们存在的本身就是对君王权力的威胁,他们自身也因此时刻处于危险之中。这种危险状况有时会演变成危机,甚至发生大的动乱。

如何防止权大欺主是中国古代政治学最大的课题之一。

第九定律,皮毛定律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句话,写的是中国知识分子千年之病,千年之痛。

自从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中国的知识分子就变成了毛。

毛是个什麽东西,有一股腥膻之味。堂堂乎文人雅士,怎麽会是毛?

秦之前,文人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时光。他们负笈而行,周游列国,天马行空,十分浪漫。那时的人,他们笈中装着的那份精彩只属于他们自己,独一无二。他们背负着它,走遍世界。他们是要用自己的思想去说服全世界。他们的思想像凌空而过的天马,高远而神奇。诸子百家,(三?)教九流,每一流派都是一股清泉,喷涌而出。清泉汇集之处,是大海,激荡澎湃。

秦以后的文人,他们的笈中只有先人的经书和教义,他们整日诵咏的是别人思想的片断。文人们没有了思想,失去了自我,甘洌的清泉完全干涸了。天马没有了,只剩下一些依附於皮上的随风抖动的毛。

文革时期,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正在思索和撰写一篇真正具有独立见解,与别人观点完全不同的大块头文章。我问他,林*彪说,我们这麽大的国家,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思想。这是什麽意思?这是说,所有人的思想,都要统一,最后只能有一个思想,就是思想。你现在不讲统一,反倒要独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如果说你写文章是要阐释某人的思想,那叫什麽‘独立见解?朋友甚感迷惑,终于没有写完他的大块头文章。

秦始皇时代,确实有过一些活的不耐烦的文人,他们执着於自成一家,不肯统一,后来都被秦始皇送到坑里去了。自那以后,文人们都学了乖,知道坑的厉害,自觉地维护统一,不再性了。

林彪的话,含有某种哲理。我们这麽大的国家,如果人人都固执己见,都要按自己的想法去做,百人百性,众说纷纭,岂不是乱了套?千人敲锣,一锤定音。没有这一锤定音,千面锣只会敲出杂沓之音。

第十定律,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定律 (不须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好吗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口碑怎样
四川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唐山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广西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