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国务院扶贫办三假官员被调查升官路线图曝光

2019-08-14 19:00: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务院扶贫办“三假”官员被调查 升官路线图曝光 魏崇金家的老房子位于江西省瑞昌市苏家墩村,已多年未有人居住。本报 高四维摄 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办公大楼。本报 高四维摄 魏崇金的名字,已从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官方站的“副主任”一栏悄悄撤下。 中心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属事业单位。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魏崇金2012年下半年被有关部门调查,如今不再担任副主任,但调查结论尚未对外公布。 6月6日,中纪委常委、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副书记俞贵麟在接受监察部站访谈时披露,国务院扶贫办有一名“假党员、假干部、假学历”的“三假”处级职工被查处。在寻找这名“三假”干部时,有扶贫办职工反映了另一名涉嫌“三假”的更高级别的干部。 来自国务院扶贫系统多位人士的消息称,魏的出事,或与其干部身份、学历涉嫌造假有关。 魏崇金是不是俞贵麟所称的“三假”干部?针对的提问,了解案情的相关官员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中国青年报调查发现,魏崇金的经历的确“传奇”:出生于1962年,当过铁匠,做过生意,1990年前后离开老家进京时,他还没初中毕业。 然而,仅仅十余年后,魏崇金命运陡转。2003年,他挂职云南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从此仕途一路平稳,直至国务院扶贫系统干部。 也正是在2003年,魏崇金进入大连理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但发现,魏的硕士毕业论文涉嫌抄袭。 今年6月26日,就魏崇金被调查的原因,致电魏的一名近亲属,对方称这是个人隐私,拒绝接受采访。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工作人员则表示涉及干部管理,不方便答复,请联系国务院扶贫办。 “中”字头事业单位副职领导被调查 位于北京市太阳宫北街1号的共济大厦,是中国国际扶贫中心的办公地点。今年6月,工作人员向中国青年报透露,中心副主任魏崇金已一年多没来上班,“据说出事了”。 据中心官方站介绍,中心成立于2005年5月,是中国政府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国际组织共同发起、组建的国际性扶贫机构。进行国际减贫的研究、培训、交流和合作,是中心的主要职能之一。 魏崇金最后一次出现在官的公开报道中是2012年的五四青年节:中心举办了纪念活动,副主任魏崇金强调“年轻人要有忧患意识,不能骄傲自满,懈怠停滞,必须清醒地看到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弘扬艰苦奋斗的精神,才能不断创新,加快发展”。 此前一日,魏崇金还主持了“非洲法语国家开发式扶贫政策与实践官员研修班”的开班仪式。研修班由中国商务部主办、中国国际扶贫中心承办。 现身于各种研修班,这是魏崇金在公开报道中的常态。自2009年3月起,官共报道魏崇金参与的28次活动,其中13次与研修班等扶贫培训有关。 注意到,魏崇金在公开报道中的职务自始至终只有“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副主任”。报道之间相隔通常最多半年,但如今,魏崇金的公开活动定格于2012年5月。 “魏主任的党员、学历、干部身份都是伪造的。”一名接近魏崇金的中心中层干部近日告诉中国青年报,魏已于2012年年底“被抓”,现无法取得联系。 国务院扶贫办另一知情人士也透露,魏崇金的党员、学历、干部身份涉嫌造假,还涉嫌其他两个问题,“案件正在办理当中”。 在老家江西瑞昌苏家墩,魏崇金算当地走出的一个“大官”了。目击村民称,2012年清明节,魏崇金回乡祭祖,这是不少村民最后一次见到他,“那次相当低调,魏崇金早上进村,连午饭没吃就离开了。” 2013年春节前夕,一些村民觉察出异样。据村民回忆,当时,上级先后来了两拨人到村里了解魏崇金的情况,“名义上说是来‘考察干部’”。 “那几天下着雪,我看到,有两个人穿着风衣进了村部。”该村民推测,魏崇金那年51岁,上升空间估计不大,“说是考察,可能实际上是调查。” 这个时间点,距前述中层干部所称的2012年底“魏崇金被抓”,只隔了几个月。 离乡之前初中没毕业 相比“远在天边”的国际扶贫,瑞昌本地官员及同村人更熟悉的,是魏崇金上世纪90年代进京之前的角色:学历不超过初中,先开了铁匠铺,后来做了一些生意。 魏家亲戚魏银(化名)告诉中国青年报,魏崇金出生于1962年,在家中兄弟里排行老三,父母务农,“2005年,我在亲人的葬礼上看到过他,胖胖的,长相有福气,个头1.65米左右,常用耳麦连着打,看上去很忙,像个当官的”。 一名离任的村干部透露,上世纪70年代中期,魏崇金读完了小学,生产队批准其去学习打铁,地点在与苏家墩相隔数公里的桂林乡。在当地,不少人学手工技术都是在十三四岁的年纪。 “他大约学了3年。”魏崇金的邻居姜铜(化名)回忆,学成之后,魏崇金开了一家铁匠铺,铺里有好几个人,但规模在当地并不算大。 至今,闲谈时仍有村民称魏崇金为“魏铁匠”。 多名村民回忆,魏崇金大约打了5年铁,期间与一名村干部的女儿结婚。1981年,他们的大儿子出生。 走出铁匠铺之后,魏崇金参与经营了一家镀锌厂。没多久,另一桩生意摆在了他的面前。多名村民称,这生意与瑞昌县第二轻工业局有关。 “比如,二轻局有一些物资放了两三年,交给魏崇金处理。他把物资做了加工,再卖回二轻局。”姜铜说,他曾看到魏崇金在附近的仓库里给桌子涂漆,“这比打铁好做,很多人‘发财’也都是这样。” 另一些村民的印象是,那段时间,魏崇金可以从一些地方获得钢筋等物资,之后再以稍高的价格卖给别人。 那时,正值物资相对匮乏、商品流通不畅的19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政策逐渐放宽,生意人跃跃欲试。当年的一名村干部称,魏的这桩生意在当时“很吃香”。 魏崇金与当地官员产生了交集。据姜铜回忆,他看到,自从做“物资生意”之后,魏有时会邀请县里的干部来家里吃饭。 “大约1985年、1986年,魏崇金还是一个‘个体户’。”近日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瑞昌市(1989年12月,瑞昌撤县建市——编者注)某局的现任“一把手”,也对这一时期的魏崇金有些印象。 当年一名村干部说,到了1989年,魏崇金家有了一辆小吉普,还有一个停车库。 在魏银看来,上世纪80年代,魏崇金的日子蒸蒸日上,知名度也逐渐提高。他转述了一个夸张的说法:“在瑞昌,只要报魏崇金的名字,就能赚到钱、包到工程”。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之交,魏崇金经历了今天看来或许颇为重要的转身——进京。不过,他究竟为何进京、进京后发生了什么,大部分受访的瑞昌籍官员、消息人士、村民称不知情。 他们当时可能没有想到,离开家乡之后,曾经的“魏铁匠”将会步入仕途。 离乡十年上任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 多位村民告诉中国青年报,魏崇金起初没有把妻儿接到北京,直到1994年前后,妻儿才追随魏一起进京。 姜铜回忆,后来,魏崇金的妻儿又回到村里居住,但魏没有回来。大约3年后,魏的妻儿再度回京。 关于此次“回马枪”的时间点,多位当地消息人士、村民均称是2000年前后。由于魏没一同回来,当时猜测的版本众多,还有人称其在外面“犯事儿”了。 不过,没多久,魏崇金做官的消息在苏家墩传开。注意到,对于魏崇金的仕途、学术来说,2003年无疑是获得“双丰收”的重要一年。 云南省人民政府主管主办的《云南政报》2003年09期载明,2003年5月,魏崇金被任命为云南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副主任,该职务后用括号注明了“挂职”,这也是目前公开资料中可以查询到的魏崇金的第一个官员身份。 魏在苏家墩的一名亲戚透露,云南的工作“是一个过渡”,当时魏正去读书。 他所说的读书,指的是魏崇金2003年6月进入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攻读“管理科学与工程”硕士学位。 此时,距魏崇金告别苏家墩仅10年左右。离开老家前,魏的学历不超过初中、没有迹象显示其担任过国家干部,但这时,魏崇金是一个正厅级单位的挂职副职领导,且将拥有更高的学历。 这10多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魏崇金如何突然步入仕途并飞速崛起?受访的瑞昌籍人士均表示不清楚。 魏崇金没有在云南停留太久,一年之后,2004年12月的《云南政报》显示,魏被免去云南省发改委副主任职务。任免通知中未列明免职原因与其新去向。 在互联上,没有检索到魏崇金在云南任职一年期间的公开报道。 此后,魏崇金跨界到了包装行业。据公开报道,2006年4月,魏崇金以中国包装联合会党委书记的身份出席了该会的“世界包装之星颁奖典礼”活动。 该会官显示,中国包装联合会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国家级行业协会之一,其前身可追溯到1980年。 联合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魏崇金任联合会党委书记,是通过“前一任领导的关系”,“他本身不是包装行业的,是从一个省的发改委过来的,2007年左右待了一年多之后就走了”。 魏崇金再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则是在2009年3月。这时,他已进入中国国际扶贫中心担任副主任。中心的一名干部告诉中国青年报,魏崇金是在2008年以后中心迁往现今的新办公楼即共济酒店之后才赴中心任职的。 多位熟悉瑞昌官场的人士透露,魏崇金的国务院扶贫系统官员身份在圈内更广为人知,“他算是瑞昌人里比较大的官,在北京的瑞昌人,有不少都听说过他”。 与官场“风生水起”形成对照的是,魏崇金在村里逐渐减少了亮相。有村民回忆,前几年魏崇金妻子的家人去世,魏都没有回来过。 硕士学位论文被指抄袭 中国青年报注意到,2006年,几乎在魏崇金任中国包装联合会党委书记的同时,他在大连理工大学的硕士学位论文也完成了。 这年44岁的魏崇金,论文与包装行业有关,题目为《绿色包装对贸易的影响与我国的对策研究》。在“独创性说明”页中,魏崇金的落款日期为2007年1月。 注意到,2000年,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生王利,已发表了一篇同题论文。经对照,魏文的摘要几乎全来自王文,且在正文中随机抽取十段,均可在王文中找到相近内容。 这篇涉嫌抄袭的论文,入选了“知-中国优秀硕士论文全文数据库”。但发稿前,知已删除了这篇论文。 发现,魏崇金论文所标明的栾姓导师,系大连理工大学管理学院原副院长。在魏崇金进入大连理工大学之前,该导师已于2002年离开高校,前往大连某政府部门任副局长。 目前,尽管官方未公开披露案情,但魏崇金被调查的消息已在苏家墩中传开。 魏家多名亲戚对此不予置评。魏崇金的哥哥称不知此事,也拒绝透露弟弟的,“我们去年都没有联系过”、“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魏崇金的小舅子也称,大约一两年没有见过魏了,“不清楚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实上,魏崇金不是第一个被调查的国务院扶贫办官员。在此前备受关注的“丁书苗案”中,国务院扶贫办外资项目管理中心原主任范增玉,被指从丁书苗处贪污、受贿和诈骗逾6000万元。 2012年9月27日,范因涉嫌犯贪污罪、受贿罪,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年底,其涉嫌诈骗罪被立案侦查。2014年1月,范增玉出庭受审。 最新关于国务院扶贫办的负面信息,是来自中纪委常委俞贵麟对“三假”干部的披露。 扶贫系统多名受访员工对此讳莫如深。前述中心干部称,魏崇金自2012年末传言遭调查至今,中心未进行任何公开通报。也有人称,此事发生于2013年,当时已经处理,但并未引起太大波澜,只是直到近日才对外公布。 一位扶贫系统的媒体人则表示,此事不便多谈,他们正在组织加强对此事的学习。 截至目前,涉事“三假干部”的具体信息没有披露,谁为假干部制造了假档案,并输送到国务院扶贫办的下属事业单位?诸多疑点值得追问。 魏崇金的近亲属没有正面回应“三假”干部的传闻。她曾称,魏崇金此前的确受过调查,但现在“人已经没事了”。本报 卢义杰 高四维水土不服的表现症状有哪些
肚子胀气腹泻什么原因
脑梗脑出血能痊愈吗
大面积脑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