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恶鬼保镖 第八十四章 苏醒

2019-12-14 23:39: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恶鬼保镖 第八十四章 苏醒

在杀手界沸腾时,当事人大兵和朵朵两人毫不在意,见到刘伯説大兵已经脱离危险期,朵朵和王欣两人悬挂在半空中的心这才放下,朵朵突然开口説道,“谢谢,王叔。”

王军没想到朵朵会和他説话,而且还一口説出他的名字,王军暗暗的沉思一会,确定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朵朵,这还是第一次见面,于是王军问道,“你是?”

“王叔,谢谢你救了大兵哥的性命,你可以叫我朵朵,我们之前并没有见过,不过我对你还算有些了解,而且知道王叔接一个不错的国家研究任务。”朵朵平静的説道。

听到朵朵的话,王军的脸色大变,就连站在一旁的刘伯都暗暗的开始警惕,见到这些人警惕的模样,朵朵脸上依然平静,説道,“王叔,我并没有任何恶意。”

“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知道这件事!”王军脸上满是警惕的説道,对于这件事就算是王欣他都未曾告诉,这个十四岁模样的xiǎo女孩是怎么知道的?那可是国家机密!

朵朵并没有回答王军的话,而是平静的説道,“王叔,你可知道,大兵哥身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难道是因为省二医院那三十个?”王军直接説道

,也没有任何拐弯抹角,当然王军也不是寻常人,他在早就知道那三十人不是普通的这么简单。

朵朵见王军沉思着,在次説道,“王叔,那三十人,不是一般的,相信这一diǎn你已经猜到,他们是两支蜂刺杀手组的中队。”

王军和刘伯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颤,两人的眼中露出恐惧的神情,他相当清楚蜂刺杀手组两支中队代表的是什么意义,王军和刘伯两人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你…你是説,大兵和你…两人将蜂刺杀手组的两支中队的人全部杀死?”王军有些结巴的説道。

“你説呢?这件事希望王叔不要传出去,就算我不説,相信你也知道説出去的后果会怎么样?”朵朵脸上依然平静。

“不会!这件事我绝对烂在肚子里!”王军脸上满是恐惧的説道,同时内心中早已被深深的震撼。

他从未想过,这大兵的实力竟然强悍到这样的地步,将两支蜂刺杀手组的中队杀死,王军好奇朵朵的身份,可他也不愿去调查,毕竟这个朵朵是友非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王叔,我还有一事相求,我想和大兵哥哥住在这里,不知可不可以。”朵朵诚恳的説道。

见朵朵这么説,王军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王军已经知道朵朵不简单,若是有朵朵这样的人在王欣的身边,这无疑对王欣的安全又多一分保障。

“xiǎo欣,以后朵朵妹妹就和你住在这里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吧。”王军问道。

王欣知道朵朵和大兵已经有了什么不寻常的关系,而且她也知道朵朵已经无父无母,于是想也不想就直接答应下来。

王军和刘伯两人离开王欣所住的别墅,王欣和朵朵两人静静的坐在大兵病床前,两人并未説话,沉默了片刻,王欣开口説道,“朵朵,你是不是和大兵已经…”

“是的,我已经是大兵哥的女人。”朵朵説出这句话时,脸上没有任何羞涩,反而有些甜蜜。

王欣没想到朵朵的回答这么直接,没有任何遮掩,顿时王欣的双腮微微发红,于是转移话题的説道,“朵朵妹妹,你和大兵是怎么认识的?你们交往了多久?”

“大兵哥是好人,我们是在医院认识的…”朵朵将第一次遇到大兵的经历説给王欣听。

听完朵朵的诉説,王欣的脸上满是惊讶,不可置信的説道,“朵朵妹妹,你…你怎么这么苯啊,你才和大兵见过一面,就和他发生…”

王欣心中暗骂道,这该死的大兵,竟拐骗未成年少女!等你醒来,看我怎么修理你!

似乎朵朵也看出王欣心中的疑惑,于是朵朵脸上满是坚信的説道,“王欣姐,你别错怪大兵哥,其实是我主动的,当时大兵哥还不想要我…是我使了一些手段,最终才…”

越是听到朵朵这么説,王欣的额头上冒出三条黑线,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惊呼道,“你是説,你对大兵下药了,大兵才跟你发生关系?”

朵朵脸色微微发红,diǎn了diǎn头,见到朵朵羞涩的模样,王欣差diǎn一头栽地,他看着病床上的大兵,心中疑惑道,这家伙真有那么大的魅力?值得朵朵妹妹这么做?

两个不认识的女孩,经过一阵聊天后,慢慢的变得熟悉,甚至两人已经变得有説有笑…

夜幕慢慢降临,大兵依然处于昏迷状态,没有苏醒过来,经过一天的折腾,坐在大兵病床旁的王欣已经趴在上面睡着,朵朵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

十二diǎn的时候,月光透过窗口,照射进入别墅中,原本昏迷的大兵猛然睁开双眼,朵朵见到大兵清醒,刚想要説话,却被大兵阻止。

大兵慢慢的从床上坐起,xiǎo声的説道,“朵朵,过来扶我一下,别惊醒了xiǎo欣。”

朵朵来到大兵身旁,将大兵扶起,心疼的説道,“大兵哥,现在你要干什么就跟我説,你身上有伤,不要轻易走动。”

“扶我上楼dǐng。”大兵説道。

“你要上楼dǐng干什么?”朵朵疑惑的问道,不过还是将大兵扶起,慢慢走向楼dǐng。

来到楼dǐng,大兵在一次説道,“朵朵,帮我把衣服脱了。”

“啊!大兵哥,你身上有伤,怎么能做那件事…”朵儿双腮微微发红,羞涩的説道。

见朵朵这羞涩的模样,大兵也是一楞,意识到自己説的不是很清楚,于是解释道,“其实我并不是…我只是…”

“大兵哥…等你好了之后,你想什么时候要朵朵,朵朵都给你好不好,现在你的身上有伤…”朵朵并没有等大兵説完,微微红着脸説道。

宁夏妇科

遵义治疗小儿癫痫病的医院

商都县中医院

艾玛妇婴医院

聊城好的癫痫病医院

心律失常是心悸吗
心律不齐心律失常急救药
心律不齐治疗方法是什么
胸闷气短心律失常吃什么食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