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傲武仙尊 第一百零四章 绝地追杀

2019-12-04 16:47: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武仙尊 第一百零四章 绝地追杀

伏魂果已经完全被炼化,与凌木遥那仅存的一缕灵魂合二为一。

一开始只是打算碰碰运气,伏魂果虽然是凝集灵魂的最有效灵药,但是谁也不知道它对凌木遥适不适合。

凌木遥的肉身已经不在,按理说是应该神魂俱灭的,但奈何姜龙体内的战龙鼎救了凌木遥,让她本该四散的灵魂有了处栖身之地。

这是这片大陆极少有的事情,很少有人肉身毁灭之后灵魂还存于世的。

据姜龙所知这种情况只发生在一种前提下,那就是得有凌霄谷的温颜珠。

温颜珠乃遗世至宝,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一颗至纯至净的珠子。但他本身其实没有任何功效,既不能疗伤也不能炼化,它唯一的用处便是藏魂。

人身死而魂不灭,除非魂魄能够找到栖身之地。

在未发现战龙鼎还有这个作用的时候,姜龙只知道温颜珠有这个能力。

而现在,凌木遥站在他身边,能够与他并肩作战。

姜龙看向身边的凌木遥,一开始狂喜的心情有些下跌,因为他看见的凌木遥,是半透明的!

也就是说,这依旧是凌木遥的灵魂。

只是,她的灵魂能够独自走出战龙鼎的保护圈而不受伤害罢了。

“看什么?看敌人!”凌木遥发现姜龙的眼光,嗔怒道。

姜龙顿时冷汗如瀑,这个女人才刚刚恢复灵魂就敢出来晃荡,是真的不怕魂飞烟灭吗!

“江龙,你这个卑鄙小人,敢偷我阴鬼门的至宝,今天不把伏魂果给我交出来,我定叫你生死不得!”阴鬼门赶来的长老是赤火,属于阴鬼门天机堂门下。

这阴鬼门,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门内的秘书绝学,鬼术。

而天机堂,则是最精通鬼术的分堂。

当年阴鬼门遭内忧外患,变得四分五裂,原本的门主早已死于那场战斗,从此以后阴鬼门再无门主,两大分堂分庭抗礼。

现在阴鬼门的当家便是这两大分堂的堂主,天机堂和天璇堂。

但由于天机堂对鬼术的掌握更深厚,所以这些年天璇堂的势力渐渐不敌天机堂,之所以没有被天机堂挤出阴鬼门,还是因为天璇堂的的幻术与用毒。

现在前来追杀姜龙的是天机堂的长老,显而易见,这颗伏魂果便是天机堂所属。

看来阴鬼门的内部,不像外面说的那样玄乎啊。

现在的阴鬼门就如一个空壳,也许外人手指尖一戳,里面的腐败就会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姜龙看着面前尖嘴猴腮的天机堂长老,不禁冷笑一声,要不要伸出戳破阴鬼门外壳的那根手指呢?

“说我卑鄙,那你阴鬼门招收弟子,却是为了夺人魂魄,这等丧尽天良的所作所为又该用什么话来形容呢!”姜龙浑身散发出一种寒冷的气势,凛冽的劲气连身边的凌木遥都为之一震。

“姜龙,你又突破了?”凌木遥惊讶的问道。她可是清楚记得,这小子才突破不久啊。

姜龙点点头,这次的突破出其不意,竟然是在他重伤之下,看来实战比一味的修炼要好的多,实际操作才能决定修为的质量。

“哈哈,你们这群老匹夫,本小姐已经很久没有活动了,今天正好拿你们动动筋骨,我倒是要看看今日是你死还是我亡!”凌木遥颐指气使的伸出食指,手臂挥横一扫,一道劲气已出。

见状,姜龙一阵无奈。

这凌木遥果真是一位呆不住的主,伤才好一点儿,竟然就敢出来动手。

不过,姜龙没想到的是,只是灵魂之身的凌木遥竟然还有此等实力,凌木遥的玉指扫出,一招玉罗指就释放了出来。

这一招弄得对面追杀而来的天机堂措手不及,而凌木遥的实力哪是他们所能敌的,尽管现在的凌木遥只是灵魂之身。

赤火长老大惊之下身子向后一仰,然后双拳成交叉状,一记烈火拳便飞射向对面。

烈火拳迎上对面飞射而来的玉罗指,在半空中碰撞,震得空气中劲气四射,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

而玉罗指的威力仍旧不可小嘘,尽管被这烈火拳抵挡住一般威力,但剩下的势头依旧丝毫不减的向赤火长老撞过去。

几乎是擦着赤火长老胸口擦飞而去,最后将他身后的几名弟子大的爆裂而亡。

连尸体都没有,因为全都成了碎渣!

“你这个小妮子,将死之身还这么嚣张,看我不把你打的魂飞烟灭!”那赤火长老手中的浮尘一甩,愤怒的掐诀运算。

“鬼门十三诀!放!”赤火长老大吼一声,浮尘朝对面的姜龙一甩。

“魑魅魍魉,百鬼先行。”之间四周开始迷起一层淡淡的烟雾,一群黑色的阴煞穿梭其中。

几乎是同一时间,姜龙已经抽出腰间的软剑挡在了凌木遥的身前,眼见着那些凶狠风阴煞朝他们直直的飞来。

“啊!”空气中还伴随着阴风啸啸,一阵阵刺耳的鬼哭狼嚎穿梭其间。

“青龙剑诀。”姜龙挥舞起手中的软剑,一剑狠厉的刺向朝他扑面而来的一只阴煞。

轰的一声那只阴煞如黄沙一般散落,伴随着一阵惨厉的尖叫,然后消散于无形。

但是随后,立马涌上来了第二只第三只。

姜龙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剑,剑气横秋,挥洒自如,以迅疾的速度横扫四周,一时间竟让那些阴煞不得近身。

“姜龙,我来帮你。”身后的凌木遥绣眉一簇,就打算站出来。

她以前是何等的潇洒自如,这些小小的把戏她何时放在过眼里,现在凌木遥怎么可能愿意躲在姜龙的身后。

她可不是弱女子,需要躲在男人的背后求生存。

但是,凌木遥万万没想到,一走出姜龙的包围圈

,她会是这样的后果。

还能施放高等级武学技能的她,竟然斗不过一只小小的阴煞。

“啊!”这声惨叫来自于凌木遥。

姜龙猛地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一剑刺向眼前最近的一只阴煞,姜龙就看见了右方被三只阴煞齐齐咬住胳膊的凌木遥。

“帮我。”凌木遥朝姜龙大声呼救。

撕心裂肺的感觉再次席卷全身,凌木遥被区区三只阴煞围住,从四面八方开始侵袭。

凌木遥突然想起,这些阴煞最喜欢吃的就是灵魂。而此刻就正是在想方设法将他们灵魂一点点啃食掉。

“凌木遥!”姜龙急了,好不容易救活了凌木遥,可不能功亏一篑啊。

这一分神,姜龙的后背空门就露了出来。

“去死吧。”偷袭,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机,赤火长老当然不会放过姜龙。

浮尘带着万丈的针芒以雷霆万钧之势射向姜龙后背,感觉到后背浓浓的寒意,姜龙第一时间运起神雷霸体与玄武铠甲。

两者相融合的护体神功产生一层纯白色的光晕,将姜龙全身上下团团围住,没有一丝缺口。

那浮尘针芒如疾风细雨般阵阵落下,却又如雷霆万钧一样霸气非常。

姜龙硬抗下这细密的针芒,虽有玄武铠甲护体,但终归抵挡不住这密集又狠厉的攻势,毕竟赤火是偷袭。

姜龙的后背,一时间细细密密的布满了伤口。

本来在无极峰的洞中水里取伏魂果时就脱掉了全身的上衣,现在没有了衣服的阻挡,针芒直接打在了肌肤上,皮开肉绽。

姜龙喉间忍不住溢出一声轻哼,他咽了咽口水,忍住体内翻涌的血气不让它喷射出来。

“凌木遥。”姜龙被伤也不能回头去报复赤火,因为凌木遥还在阴煞的包围圈里,而且就姜龙被偷袭的这片刻的时间,大片的阴煞都向着凌木遥团团围过去。

浑厚的灵气激发全身,姜龙将雀影神行步施展到了极致。

他要去救凌木遥,姜龙也不知道为什么凌木遥那么强悍的实力竟然会怕这些阴煞,但看着凌木遥渐渐陷入阴煞的包围圈中,他心急如焚。

“臭小子,自己都自身难保,还想着救你的小情人吗!那我就成全你们。”赤火阴笑两声,顺着姜龙的身形追了上来。

姜龙也没想到这赤火长老极难缠,奈何这阴煞源源不断,打死一个又来一堆,真是越打越多。

他无力分神,要对付赤火长老就顾不到凌木遥。

“雷霆三式,死!”姜龙心中一阵烦闷,气血翻涌引得他怒火中烧。

“雷芒。”姜龙灵光一闪,在使出雷霆三式的同时引出雷芒,让这雷霆三式夹杂着雷芒砸向对面的阴煞包围圈。

轰隆一声,层层叠叠的阴煞被一拳打成了散沙,被阴风一扬,顿时这片树林如同沙漠一般,黄沙倾泻。

凌木遥身边的阴煞少了一半,姜龙眯了眯眼,免得黄沙入眼。

不好,凌木遥的情况有些遭。

只是灵魂状态的凌木遥,凌厉衰弱,根本就抵不过这些怨气加身的阴煞,更何况还是一群一群的来。

姜龙见着一只凶狠的阴煞已经在凌木遥的灵魂上找到了一丝缺口,真拼命的往里钻。

而其他的阴煞,纷纷咬住她,让她难以动弹。

“去死!”姜龙怒吼一声,惊鸿一剑一出,破军之势直击命心,那只可恶的阴煞被姜龙大散与无形。

凌木遥已经虚弱的难站稳身子,软软的就要躺倒下去,姜龙立即释放出灵气将其包裹住。

“挺得住吗?”姜龙皱眉问,眉宇间涌现出一层杀气。

凌木遥点点头,咬着唇忍着疼痛的感觉,明明不是肉身,但是受伤疼痛的感觉却更加明显。

姜龙的心底竟然闪过一丝心疼,就为凌木遥这咬唇皱眉强忍着的样子。

“进去。”姜龙低声说。

凌木遥点点头,知道她这次出来纯属是捣乱。不但没有帮到忙,反而还拖累了姜龙,于是闭上眼睛凝神又进入了战龙鼎。

“敢动我的人,你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姜龙一手拿着剑,眼睛血红的转过身来。

对面是脸色得意洋洋的赤火长老,他轻蔑的一笑,叉着腰对着姜龙说:“小子,赶快交出伏魂果,我还能留你一条全尸。”

“伏魂果已经被我炼化了,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姜龙嘴角一勾,眼睛锋利的扫向对面。

气势逼人,此刻的姜龙如同熊熊烈火,炙烤的对方睁不开眼。

“什么?”赤火听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胸口起伏剧烈。

他天机堂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伏魂果,凝聚了百千人的灵魂的伏魂果,就这样被一个臭小子占了便宜!

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忍不下来!

赤火长老大吼一声:“那我就只有杀了你,那你的身体炼化了!”

“鬼门十三诀,河九道,赤火焚身!”赤火长老浮尘再起,银白色的浮尘根根立起,然后打着旋朝姜龙的面门射来。

这赤火长老才地武境,而姜龙也已经突破到了地武境。

越级战都打过,现在区区平级,又不用分神凌木遥,姜龙还怕打不过吗!

姜龙冷哼一声,惊鸿一剑已刺出。

快准狠的一剑猛地刺向浮尘中心,姜龙有信心这一剑就能毁了眼前的这根浮尘。

他体内三倍的灵气,就不行跟他一样地武境的赤火长老能有和他一样的充沛灵力。

已经打了这么久,那赤火长老的体内,灵力绝对只剩一半了,而他姜龙,可还只用了三分之一。

“破。”姜龙顺着剑势大吼一声,眼见着那飞转的浮尘就要被他挑破。

但风云变色间,姜龙没想到赤火长老的浮尘竟从根部燃气了蓝色的火焰。

唰的一声火焰窜了上来,明明是火但却散发着冰寒的气息,姜龙感觉到剑尖碰到火焰的地方已经结上了一层冰晶。

这是什么诡异的招式?!

姜龙大惊,立马手腕翻转,收回剑势的同时运气雀影神行步,迅速的向后退去。

“哈哈,以为我阴鬼门是吃素的吗!你这个小娃娃还是束手就擒吧!”赤火长老阴笑一声,飞身跟着姜龙攻击不落。

姜龙一直呆在青玄宗内,很少接触外面的势力。

这是第一次,姜龙深刻的领悟到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境界,比起青玄宗的光明正大,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跟阴鬼门一样的术。

若是单纯的比试,即使是地武境中期武者,他姜龙也是不会惧怕。但利用术的阴鬼门,那可大不相同了。

姜龙沉下心来,术需配合心术,虽实力大增,但反噬也大,破绽更大。

一个长期利用术来提升自身实力的人,日积月累的靠鬼术修炼自毁身体,那破绽只会越来越明显。

一个强大的武者,不是实力越强越好,最好的状态,是做到浑身毫无破绽!

赤火长老压着姜龙追上来,姜龙眼睛紧紧盯住,就在一个转身间,他看到了赤火身上的那处漏洞!

淮安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汕头做包皮过长手术医院
东光县中医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