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月光走进春天小小说

2019-11-23 06:5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虽说即将步入三月,但古夜郎故地的大山里初春依旧寒意残留。凛冽的冷风从缺少玻璃的窗口钻进来,谷雨哆嗦着,阿哥谷琅也哆嗦着。至于老阿爸呢,睡得很死,听那浑重的呼噜声有如吼炸雷。

这个乍暖还寒的季节,谷雨老是烦躁。她这几天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睡也睡不着。数了上百个数仍然不管用。已经好几天了,天天如此。

你听,水牯牛在房屋楼脚下的圈栏里反刍,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淡淡的草香廷粪臭融合着柴疙瘩慢慢地飘上来,微微有些刺鼻。床边蜷缩着身子的大花猫,时不时地发出几声梦呓。怕是梦见捉到了老鼠可食,听得出它舒服得很。院内的大黄狗倒是精神,时不时地叫上两声,忠实地履行着它的职责。

冬天过了,春天却姗姗来迟,谷雨猜着时间,想着心事。半月前,省里来了几个扶贫干部,说邓小平同志前不久发表南巡讲话,鼓励我们要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对此,省里扶贫干部要在本乡招40个姑娘到深圳去当合同工,闹得乡里的姑娘们欢腾了好一阵。谷雨也报了名,几天前村支书送来通知,说她被录取了,谷雨为此兴奋得几天几夜没合眼。谁知……唉,谷雨正想着,却见老阿爸摸黑披上了外衣,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一会儿,外屋的木桶就响起了哗哗哗的流水声。过了好一会儿,门帘一掀,老阿爸进来,脱巴脱巴又钻进了被窝。只一会,又有呼噜声响了起来。

阿哥谷琅睡在床的另一边,谷雨明显地感觉到,阿哥也没睡着,至少是没睡好。谷雨和谷琅是兄妹俩。但由于家庭的困难,早就到分睡年龄的他们,现在他们每晚睡觉也仅隔着一层旧篾席。

屋子的山墙是用玉米杆遮挡的,稀口獠牙,一阵风吹过来,痛丝丝地从脸上刮过,谷琅索性把头埋进破烂不堪的被子里,谷雨也挪动一下身子,用木棒子搭建的房屋咯吱咯吱了几声。

“哥。”谷雨轻轻叫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哥。”谷雨又试着用用指弹了弹篾席。

“嗯。”一个沉闷的声音。

“你还生我的气呀。”

“气什么?”

“这两天……”这两天一家人都阴着脸,不说话。一家人,实际上就只阿爸、谷琅和她,共三口。

就因为那桩子事,前天谷雨跟阿爸呛了口角。

“我还是不是你阿爸?我说的都不听啦?谷琅不是你哥?你咋这样一点也不为他着想?”阿爸这样训斥她。

“为哥着想,就应该拿我去卖呀?”

谷琅在一旁听了这话,脸一下子红了耳朵根。

“谁卖你呀,这是老规矩呀!老规矩!嗯!嗯!”阿爸跺着脚,山羊胡子一抖一抖的。

“就是卖!就是卖!”谷雨的声音,又尖又脆,好激人。

一向很听话的女儿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使阿爸实在是受不了。哼!哪有一个姑娘敢跟父亲这样斗嘴的?哪一辈子听说过?这,太不像话,太放肆了。阿爸撑起一根扁担咚咚地猛戳着地板直吼:“不管卖不卖,你横顺不能走,不准你走!不准——”

“我还是要走。哥。”谷雨侧过身,面向黑湖糊的篾席,压低声音说。

“嗯。”

“你不恨我?”

“……”谷琅从破被中抽出两只手,反枕在头下,望着黑暗低矮的屋顶,心里涌起了一股难言的惭愧和悲哀……

阿妈死后,十二、三岁的妹妹就开始挑起了几乎半个家的担子,五、六年来吃了好多苦,咽了好多泪。他,一个哥哥,一个硬梆梆的男子汉,枉自长了两只大手,那几亩地扒来扒去,家里还是穷成这个样子,饱一顿,饿一顿,干一顿,稀一顿,睡茅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就说自己,二十八、九了,还打单身,阿爸咋不着急?去年托人提了一亲,讲定聘礼六千块——我的妈,去哪凑这个数?好在有个妹子做了本钱,今年初把她许给了下寨汪家,聘金也讲定六千,一分不赚。汪家东借西筹,已经把这六千块送到了阿爸手里,专等到黄道吉日,就要送过去。事情竟然这样不巧,五天前汪家得知阿妹要到深圳打工消息,就托人捎来了话:进了城变猴精,谷雨走了还回来当我家媳妇?就成全她吧——退聘金!为这,谷雨和阿爸呛了嘴。唉,这日子娶个媳妇添张嘴,有啥过头?阿妹好运气,算熬出头啦,我咋能因为自己害了她?我是命苦,找不到出路,要有去处,我……

“哥。”

“嗯。”

“我对不起你,对不起阿爸。”到了真要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穷山窝,离开阿爸和阿哥的时候,谷雨反像觉得,她的心像是被悬了起来,空空的,荡荡的,总想寻什么地方稳一下。她痛苦自己伤了阿爸的心,没有能为阿哥尽点义务,欠下了阿哥一笔好重好重的债。“哥,我到了深圳,把每个月挣得的钱寄给你,等积起来,娶嫂嫂。”她说不下去,啜泣起来。

哭声惊醒了隔壁房里的阿爸,他恼怒地擂了擂板壁。

谷雨用手挽住口鼻,把酸咸酸咸的泪水咽了下去。

第二天早晨,不见了谷雨,不见了水桶,水缸里面的水却满满的。

谷琅到河边去,只见一对水桶端端放在石板上,到处找都没有人。

“这死丫头,一定是跑啦!你给我去把她追回来!”阿爸找不到人,又气又急。

“算了,阿爸。”

“算了?你不要讨媳妇啦?”

“阿爸,让她走吧,都是我不得出息。那桩子事就回了吧,算了。”

“你,你们让我咋有脸见人?你们是想逼死我呀。”

谷琅牵拉着脑袋,任凭阿爸咒骂。

突然,阿爸取下一根牛绳,瞪着红丝丝的眼睛暴跳起来,说:“走,跟我走,今天非要把她拖回来不可!”

上午十点左右,阿爸和谷琅连走带跑了十多里山路来到乡政府。录用的 9名姑娘都候在那儿,只差谷雨没来。乡干部见了谷雨的阿爸和阿哥,还以为是送谷雨来的。谁知阿爸一开口就向他们要人,并在人群里和办公室里四处寻找。

“既然水桶是在河边拢到的,会不会……”有人担心她不小心落河了。又有人说:“是不是汪家把她劫走了?”总之,各种猜测和议论都有。

阿爸始终怀疑是乡干部把谷雨藏起来了。他下决心厮守到底。

十点半左右,还是没有见到谷雨的影子, 9个姑娘一个个依次点名上了客车。这些从未出过远门的姑娘,拥挤着把泪涟涟的脸伸出窗外,寻找自己的亲人。汽车哗地关上门,缓缓地起步了。姑娘们不会挥手和“再见”,亲人们也不会。车上是一片催人泪下的哭声,车下也是。大家目送着客车远去,最后消失在山坳口。

谷雨的确没上车。

在回家的路上,谷琅也觉得是个谜。

半个月后,汪家来了人。照老规矩,阿爸一分不少地了结了那桩事。

又过了几天,阿爸不听谷琅的苦苦央求,硬是把那头水牯牛牵去卖了。东借西筹,硬是凑足了整整六千块钱。

秋种的时候,谷琅在责任田里一锄一锄地挖。旁边隔他三尺远,还有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女人停下锄,扯衣衫抹了抹脸上的汗,叹了口气,说:“照这个样子,今年吃什么呀?我阿爸把我嫁到的是这么一户人家。命苦哇!”

谷琅也停下锄,看了看她,一句话没有说。他抬起头,望着不远处在鞭影下拉犁的水牯出神。几颗汗珠儿从脸颊上滚下来,流进嘴角里,咸咸的。

……

东方风来满眼春。又一个春天在人们的不知不觉中来了,融融暖意让人觉得舒适。

一天傍晚,村支书从乡政府捎来一个汇款6000元的汇款单,送到谷琅家里。他还把上边的字给念了一遍。

谷琅用一双粗大的手接过汇款单,像中了邪似的盯着这张小小的纸片。两只鼻翼一颤一颤的。待村支书一出门,眼泪就涌了出来,滴在纸片上。

阿爸把烟杆抽得叭哒叭哒直响,一团团浓浓的烟雾从他那干茄子似的脸上飘过。他眯着细细的眼睛,不知在想什么。

好久好久以后,一个客车驾驶员在聊天的时候说,他曾经在一个寒意未散的初春遇见了一起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在窄窄的乡村公路上,横着堆放了一排石头又拦住了他的车。而且是在挂一档都险些上不去的陡坡上,这姑娘空手空脚,衣衫很单簿。

共 290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春天姗姗来迟,山村生活着一群贫困的人们;在茅屋里,兄妹和父亲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小说通过对山村贫困生活的描写,入木三分,他写出了人物鲜明的个性。后来谷雨消失了,到最后才听司机说了一个笑话:有一个年轻的姑娘,在窄窄的乡村公路上,横着堆放了一排石头拦住了他的车。而且是在挂一档都险些上不去的陡坡上,这姑娘空手空脚,衣衫很单簿。这篇小说说明什么问题呢?兄妹情深,哥哥为了成全妹妹的幸福,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妹妹跑出去后不忘哥哥的恩情,用辛苦赚来的钱想为哥哥娶一个贤惠的嫂子。而父亲当初之所以压迫谷雨,要把她卖了,是为了谷雨的哥哥……故事精炼简洁,引人深思!作者描写山村笔力深厚,细至动人,感人至深。小说虽短,但我每读一遍却是流着泪读完的。我如看到了当年的我,我如看到了以前山民的生活。问安作者,期待佳作!【编辑:山魂】

1 楼 文友: 2016-01-15 11: 8: 7 当下描写山村的作品相信已不多,作者笔力深厚!期待佳作!问安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1-15 16: 0:12 呵呵,些文的题目除指 大自然的春天 外还另有一层意思,即 政治层面的春天 ,也就是指党的富民政策。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1-15 16: 6: 1 能够感动编辑,相信也会感动读者!呵呵,谢谢你对拙文的看重。辛苦了,问好!

2 楼 文友: 2016-01-15 11:40:48 生活,掀起了浪花,使人们沉思,让思想升华!这是精品!学习了!!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1-15 16: 1:01 谢谢你的精彩点评。

 楼 文友: 2016-01-15 1 :11:47 欣赏佳作,感谢赐稿,预祝美文成精!

回复  楼 文友: 2016-01-15 16: 1: 7 呵呵,谢谢!

4 楼 文友: 2016-01-15 16:48:21 这篇文章我反反复复检查了,修改了标点符号,应该算是比较成功的小说!

5 楼 文友: 2016-01-15 17:15:0 一篇感染人的文,人物如在面前!

回复5 楼 文友: 2016-01-16 14:20: 8 呵呵,谢谢来访。

铜川市王益区人民医院
福州神康医院林特
内蒙古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家好
海口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泰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